1. <code id="mwi49"></code>

    <dl id="mwi49"></dl>
    1. 当前位置:首页>>媒体聚焦
      广东珠海破获78亿元特大手机走私案
      时间:2010-11-24  作者:  新闻来源:珠海香洲  【字号: | |
         广东省珠海市检察院日前对迄今为止全国最大的手机走私案——“8703”专案主犯黄晓凯及10名骨干成员提起公诉。经查实,该案走私案值高达人民币78.42亿元,偷逃应缴税款11.39亿元。据了解,涉案金额仅次于厦门“远华”特大走私案和湛江特大走私案,在建国后走私大案中列第三位。

        13名“水客”牵出数十亿元手机走私大案

        2008年7月初,珠海拱北海关缉私局接到群众举报:7月3日将有十几名“水客”藏带手机,从九洲港口岸入关。所谓“水客”,是指将走私物品藏匿在身上携带入境的违法分子。 

        根据举报线索,拱北海关缉私局立刻组织警力,于当天上午9时40分、9时50分、10时40分,对上述3班由香港开往珠海的班船进行布控,分别将黄某、陈某等13名将手机绑藏在衣物下面,企图从九洲海关无申报通道偷带入境的“水客”抓获。缉私人员从他们身上共查获诺基亚、三星等品牌手机主机1004部及配件一批,后经拱北海关关税处核定,该批走私手机价值人民币178万多元,涉嫌偷逃税款26万多元。根据这些“水客”的交代,缉私人员随即在珠海香洲情侣路等地,查获了从深圳前来接货的3部粤B牌照小轿车,并当场抓获姚某等3名负责接货的司机。 

        同日,根据这3名司机交代的线索,拱北海关缉私局与深圳海关缉私局展开联合行动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深圳明通数码城的凯奇商铺进行了搜查,从其位于数码城520室仓库的保险柜中,查获该商铺销售走私手机所得货款1500多万元,以及走私手机的大量书证,但负责该商铺铺面及仓库的主要人员逃逸。 

        据现场查获的该商铺《存货进销存汇总表》显示,自2008年5月31日至2008年6月27日,凯奇商铺从香港走私入境诺基亚、三星等品牌手机14万多部,价值1.5亿多元,涉嫌偷逃税款2000多万元。种种迹象显示:这是一起以走私手机为主的特大集团犯罪案,走私总额无疑是惊人的。 

        鉴于案情重大,海关总署立即组织广东分署、拱北海关及深圳海关缉私部门,成立了“8703”办案组,联合侦办此案。随着办案组侦查工作的深入开展,一个以黄晓凯为首要分子的特大走私犯罪团伙逐渐浮出水面。

        凭“炒手机”起家,借疯狂走私敛巨财

        现年35岁的黄晓凯,是广东省揭阳市人,“8703”特大犯罪集团走私案主犯。黄晓凯高中毕业后在揭阳当地混生活,先是帮别人买古董,后来学着做生意,因感觉不赚钱,于2000年来到深圳闯荡,在一家卖水货手机的店铺当伙计。 

        黄晓凯为人精明,很有心计,边打工边用心“偷师”。到2001年,他便在深圳远望数码城开设了自己的水货手机铺面,使用“凯奇”公司这一名称,事实上并未到工商部门注册,主要从事“炒手机”买卖,即自己没有仓库和库存,只有铺面柜台摆设的少量手机,如有顾客前来订购较大数量的手机,黄晓凯就直接打电话给大的水货手机商家订货,从中赚取差价。 

        由于当时经营水货手机的店铺较少,竞争不算激烈,黄晓凯又比较会经营,他的生意很快红火起来,于是他建立了自己的手机仓库,并开始从香港大量走私三星、诺基亚等品牌手机入境。2005年,黄晓凯将走私据点搬到深圳明通数码城,走私规模进步一扩大。据查实,仅2006年2月至2008年7月间,黄晓凯集团走私手机526万多部,涉案金额78.42亿元,偷逃税款11.39亿元,获利近3.8亿元。而黄晓凯给集团成员的薪酬却不高,据办案人员介绍,集团中层领导每月只能领到3000元至6000元不等的工资。可以说,绝大部分走私手机的非法所得都装入了黄晓凯一个人的腰包。 

       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,事实上,78亿元可能只是黄晓凯走私数额的一小部分,因为这仅仅是2006年2月至2008年7月间可以查实的数字,而黄晓凯从2001年开始走私手机活动,由于他采取了种种手段毁灭证据、掩盖罪行,2006年2月之前的走私数额已经无法查实,“可能只有黄晓凯自己知道他们到底走私了多少手机,赚了多少钱。”

        企业化管理,多手段走私

       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,为了逃避法律追究,黄晓凯走私集团组建了多个部门,采用金字塔式的组织结构和企业化管理模式,各部门和成员之间有严谨的组织结构和明确的分工。黄晓凯亲自或通过其父亲黄怀钦,从家乡揭阳招募了大量成员,组成手机走私集团,并以明通数码城为据点,设立销售铺面、主机仓库、配件仓库、人事行政部、交货部、财务部、接货部等多个部门,每个部门委派一名主要负责人。 

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该走私集团还设立了所谓的“看水部”,即专门负责在各走私口岸、明通数码城及其他相关地点,监视观察执法部门动向,随时向该集团其他成员通风报信,为其提供行动情报并进行掩护。 

        黄晓凯规定,该走私集团成员要各司其职,层层对上一级负责,不得越级报告,不得相互打听对方的工作情况。并且,该团伙不断变换走私路线和走私方式,通过互联网进行远程服务器记账,采取首脑人物遥控指挥等反侦查手段,给案件的侦查取证工作带来了极大难度。 

        黄晓凯走私集团还在香港设立了据点,负责大量采购诺基亚、三星、摩托罗拉等品牌手机,然后在其租赁的香港启建大厦等处的仓库,将手机按不同走私方式进行拆机、重新包装,采用多种方式偷运入境。 

        据检察官介绍,走私渠道多样化是该集团一个显著特色。该集团采用过直通车夹带走私,即在货柜车车厢中设置夹层,将手机藏匿于夹层之中,以逃避海关检查;通过海上“大飞”(快艇)偷运手机入境,这种快艇经过改装,速度极快;有一段时间,他们还借助于边境地道进行偷运,该地道进出口分别设在香港和深圳,可以通过传送带将手机直接传送到深圳,只是后来地道被边防人员发现,封堵了这一堪称“疯狂”的走私渠道;后期,黄晓凯走私集团则主要通过“水客”夹带,以蚂蚁搬家的方式走私进境,由于在2006年6月和2008年2月该集团有两次走私活动先后被深圳海关查获,黄晓凯集团开始将走私路线慢慢由深圳向珠海转移。 

        手机走私至内地后,由集团接货部负责用小轿车运送到深圳明通数码城附近,然后由黄某等“看水部”人员观察“风向”,如果没有异常情况,他们就通知主机仓库派人接货入库。 

        在销售走私手机时,首先由集团销售部人员向深圳各大销售商咨询价格,确定当天各种型号手机的销售价格,然后对仓库中待售的手机进行定价。客户购买手机时,由集团设在明通数码城的铺面“名可坊”负责收款开单,再由交货部派人与客户电话联系,确定安全的交货地点,然后以游击的方式将手机主机及配件交给客户。由此,黄晓凯走私犯罪集团形成了境外采购、多种方式投运入境、接货运输、销售手机的一条龙走私链条。

        海关总署、高检院先后挂牌督办

        2008年7月,黄晓凯走私集团案发,团伙骨干成员纷纷逃逸。由于该走私集团采取层层对上负责的金字塔式组织结构,加大了侦查难度,多名部门负责人和骨干成员未能及时抓获,黄晓凯本人也不知所踪。

        2008年底,海关总署对“8703”案挂牌督办,最高人民检察院也于2009年初将其列为挂牌督办案件。珠海市检察院对此案高度重视,多次开会研究案情,根据该院检察长金波的要求,迅速从侦监、公诉部门抽调人员,成立办案组,在案件侦查阶段依法提前介入。 

        办案组成立后,便开始在拱北海关蹲点,与海关缉私部门召开多次座谈会、案情分析会,对案件的侦查取证工作进行引导。珠海市检察院领导多次带队调查取证,并对办案人员在取证方法、侦查过程、保密工作方面提出了严格的纪律要求。 

        为尽快掌握案情,推动案件的侦查取证,为起诉工作做好准备,珠海市检察院检察官加班加点工作,迅速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102卷,写出审查报告140页10万多字,并定期向广东省检察院汇报案件进展情况。案件侦查过程中,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广东省检察院多次派员赴珠海,与办案人员座谈研讨,并提出指导性意见。

        首犯潜逃数月后神秘投案“解释清楚”

        在查处黄晓凯集团走私犯罪过程中,由于集团多名犯罪嫌疑人在逃,使得案件在取证时遇到很多困难,为尽快抓获涉案人员,“8703”办案组对主要涉案人员发布网上通缉令,并组织警力,前往汕头、揭阳、重庆、福建等地进行抓捕。同时,通过犯罪嫌疑人户籍地政府及政法部门的支持配合,上门宣讲法律、政策,发布、张贴敦促在逃犯罪嫌疑人自首的公告,最终促使39名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自首,另有105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抓获。 

        目前已查实,该犯罪集团共有160多名成员,骨干成员23人,其中11名骨干成员已被提起公诉、12名骨干成员被通缉。 

        出乎办案人员意料的是,重点通缉的走私集团首要分子黄晓凯,2008年12月26日来到拱北海关投案。不过,他声称是“来解释清楚”,“不要怀疑我,我并没有从事走私活动,为什么要通缉我?”黄晓凯随即被拱北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,但其对于组织、领导犯罪集团及走私行为一直矢口否认。 

        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,黄晓凯从事手机走私多年,聚敛了几亿元巨额财产,但是办案组只查到其走私货款和货物总计2000多万元。可见,黄晓凯早有准备,已提前转移了财产。而黄晓凯犯罪集团还有多名骨干分子并未落网,有些下层普通成员根本不认识他,无法对其走私行为进行指证。 

        但是该集团的多名骨干成员和黄晓凯的父亲都指证其组织、领导犯罪集团进行走私活动,并有更多物证可以证明黄晓凯的犯罪行为。办案检察官说:“他敢投案,但不自首,可见其有恃无恐。” 

        据悉,本案将在近期开庭审理。


      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检察院综合业务楼
           我们开通香洲检察网,就是要多层次、多方位地向人民群众展示我院的检察工作情况,把香洲检察网打造成我院阳光检务的窗口、联系群众的桥梁、自觉接受监督的平台、法制宣传的阵地和接受群众举报、控告、申诉的的...
        阳光检务




      快发彩票平台